腾远知识产权         连云港分公司
新闻详情
版权技术例外制度有待完善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录音录像和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极大降低了复制和传播作品的成本,每一位消费者都可能未经许可复制和传播他人作品,成为潜在的侵权人,这将损害版权人作品的潜在市场和价值。建立在有限复制技术基础之上的传统版权法难以有效规制这种大量分散的私人复制和传播行为。

  在此背景下,为了保护版权人的利益、遏制规避技术措施的行为,美国率先于1992年在《家庭录音法》中将技术保护措施明确规定为合理维权手段,允许版权人通过采取技术措施有效控制版权产品的接触复制,同时禁止他人破坏技术措施或为他人提供破坏技术措施的设备或服务的行为。在1998年出台的《千禧年数字版权法》(下称DMCA)中对特定模拟设备和特定技术措施作了进一步规定。1996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要求成员国保护技术措施。随后强化权利管理信息的保护力度成为各国版权法改革的重点,各主要国家陆续修法,尽可能将新型权利管理信息纳入保护范围,明确禁止规避技术措施,并提倡利用尽可能多的方式在作品传播的各个阶段强化保护。

  技术保护措施通常分为两种:一种是“接触控制措施,通过特定密钥、算法,或其他软件技术方法去限制他人对作品或计算机软件的打开读取。例如微软公司的Windows计算机运行系统,要求使用者通过合法的激活程序才能正常运行。另一种是版权保护措施,是防止作品被非法复制、发行的技术措施。如Fabulonia公司针对3D打印机开发出了一种网络盒子,设计者通过网络盒子可以对文件加密并授权相应的打印机打印,因此用户虽能拿到3D打印实物却无法获取三维数字模型。又如,苹果公司在iBook(电子阅读应用程序)中应用了技术保护措施,里面下载的书籍不能被复制给其他读者。如果使用者破解了这些技术措施,无论是否是出于商业使用目的,均可认定使用者未经同意或未经法律允许使用了他人作品,直接视为侵权行为。

  我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六项只是概括地规定禁止规避技术措施,但没有明确禁止向他人提供规避手段的行为。《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2006)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虽然对涉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技术措施明确禁止提供规避手段,但适用范围狭窄。《著作权法(修改草案)》(送审稿)第六十八条首次对技术措施进行了完整的定义,消除了《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保护范围过窄的弊端,明确规定了接触控制措施版权保护措施,还规定不得故意制造、进口或者向公众提供主要用于避开或者破坏技术保护措施的装置或者部件,不得故意为他人避开或者破坏技术保护措施提供技术或者服务

我国著作权法原则性地规定了禁止规避技术措施的例外,但没有规定一般例外的具体情形。《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规定了4种技术措施的例外情形: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向盲人提供已经发表的文字作品”“执行公务”“计算机及其系统或者网络的安全性能测试,但对其与合理使用的关系未做规定,且法律位阶较低。按照我国现行立法,上述3D打印机给料限制技术措施不属于允许规避的情形,受此限制的3D打印机消费者不得不被迫支付高额费用购买材料,打印机生产商因销售指定材料获取垄断利润,其他材料销售商公平竞争受到限制,这会导致社会各方利益失衡。在我国著作权法修改时应充分考虑我国当前技术状况和社会需求,提高禁止规避技术措施例外情形的立法层级,并明确其属于对作品的合理使用范畴,增加对规避3D打印给料限制技术措施行为豁免的规定,补充公众当前亟需的其他例外规定。鉴于图书馆、档案馆在人类记忆保有和信息传递方面的重要作用,以及软件产业发展的需要,我国著作权法修改时也应重点补充图书馆、档案馆、软件开发者禁止规避技术措施的例外